短片小说《喜酒》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

发布时间:2022年07月09日
       第一章婚酒 村长刘长礼夫妇已经醒了。 明天是他儿子大婚的日子。 按照当地风俗, 宴会要提前一天设好, 迎接全国各地的宾客。 刘昌礼让妻子帮他找。 穿上他认为最好的衣服后, 对于这对夫妇来说, 没有什么比儿子的新婚更重要和更令人欣慰的了。 老婆做了一个荷包蛋, 拿给坐在那儿写字画画的刘昌礼。 “你在做什么, 老头子?” 妻子见他不理他, 继续道:“来, 吃点饭, 再摆弄。” 把桌上的荷包蛋放在他面前。 “我说你现在宴会桌凳温室等都准备好了?” 刘昌礼放下手中的笔, 抬头看向妻子, “放心吧, 我昨天已经全部借了, 等到早上准备好了再说。好吧, 我现在在想 关于为前来帮忙的人安排工作。” 他听了妻子的话, 说:“让明山叔叔来安排工作不好吗?反正他经常在婚礼上做客, 这些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。如果你知道怎么做 去做吧, 别担心, 你应该专注于花钱和礼物。” 说完, 老婆就出去工作了。 吃过早饭, 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刘昌礼家, 都是从同一个村子过来帮忙, 感受一下喜庆的气氛。 刘长礼既然是村长, 在村里是个可敬的人, 儿子结婚的人气自然很高。 女人三三两两地在一起聊天, 男人们聚在一起抽烟聊山, 孩子们一起嬉闹玩耍。 这时, 刘长礼和明山叔叔从里屋里走了出来。 明山大叔对着戏谑的男人喊道:“少爷, 咱们别闲着了, 咱们忙吧。” 在明山大叔的安排下, 宴会桌板凳和棚子很快就完工了。 一辆面包车停在路口, 一名40多岁的男子下了车。 刘昌礼见来人, 冲他挥了挥手, “喂, 朱刚, 正好赶上你。” 不子走过来打招呼, “昌黎叔叔!” “朱刚, 早上带几个人去街上把菜带回来, 菜已经买好了, 二狗子在街上看着, 就在马路的路口, 你到时候就可以看到了。” 走。” 朱刚转身要回车上, 就见郭雨睿朝这边走来, 身穿浅粉色上衣和紧身牛仔裤, 傲人婀娜的身材, 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。 郭玉蕊是村里公认的大美女, 性格放荡更出名。 由于丈夫是常年出差的建筑工地承包商, 带着几分美貌, 她与不同男人的绯闻从未停止。 经过。 朱刚也对郭雨睿暗恋了很久。 郭玉蕊在村里开了一家小超市, 朱刚经常主动帮她买货或者打工, 制造各种接近她的机会。 只是郭雨睿对他没有感情, 主要是朱刚看起来有点对不起观众。 这就是外观的重要性。 是打开人心最直接的敲门砖。 而郭玉瑞现在的关系是村里另一个叫孔大庆的人, 所以朱刚和孔大庆是暗中仇人, 互相仇视, 为了一个一个有丈夫的女人和另外两个男人成为情敌, 既可笑又可悲。 朱刚故意放慢了速度, 期待与郭雨睿擦肩而过。 这种感觉, 就好像一个刚刚谈恋爱的年轻人遇到了自己心爱的女孩。 两人的目光相遇, 郭玉睿笑着说道:“朱哥, 你来的很早。” “不, 时间不早, 我刚到, 现在我要去街上拉菜。” “哦, 那你忙吧。” , 郭玉蕊说完就要往里走。 朱刚顿了顿, 随即拦住了她, “什么?” 因为紧张, 怕别人听到, 他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家里有一套化妆品, 有时间我给你一套化妆品, 我也是大佬。 不能用那些。” 郭玉睿停下脚步, 不解的看了朱刚一眼, 笑道:“你家没人要买, 你为什么还要买?” “我没买, 上次是在化妆品公司买的, 欠我的, 钱还没结完, 他就给了我一套化妆品。”朱刚迟疑道。 “好, 那我收下, 不过我不能白拿你的东西, 我打折给你钱。”郭雨睿说道。 “不, 我不要钱, 要不是你, 我才不要, 丢了太可惜了, 所以你帮了我。” 郭雨睿笑道:“那我先谢谢你了。” 听到郭雨睿同意拿走他的东西, 朱刚很高兴, 开着车开开心心地往街上走。 村里的女人也忙着村长家的婚礼。 郭玉蕊正在角落里一个人切菜, 突然一只手轻轻按在她的臀部, 上下左右按摩着。 郭玉蕊一怔, 连忙转身, 眯着眼睛盯着她, “哎呀, 你这个渣男, 吓死我了。” 孔大庆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看到你那丰满的身材了,

我的欲火焚身。” 郭玉睿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看, 看看有没有人在, 故作生气的说道:“妈的, 别把手拿开, 别让人看见。” 他咬了一口西红柿, 对郭雨睿说道:“‘亲爱的滴’, 我晚上去你家, 记得洗干净, 嘿嘿。
       ” 听完孔大庆的话, 郭雨睿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, “去你妈的, 走吧, 不好让人看到。” 说着, 孔大庆一边吃着手里的西红柿, 一边晃晃悠悠的离开。 孔大庆虽然也是农民, 也有地, 但基本不种地。 连养猪也能赚不少钱, 村里的经济条件也算不错了。 他过去也是个混蛋。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 他曾经是个混混, 好色也是他的一个特点。 当他看到一些漂亮的女人, 无论她们是否已婚, 他都想打人。 当然, 他也不是那种满怀恶意的恶霸。 虽然他经常用言语挑逗或诱惑美女, 但如果被明确拒绝, 他也不会有任何恶意。 郭玉蕊自然会成为他的猎物, 不过这种猎物想要得到也不是什么难事, 郭玉蕊对孔大庆的追求也不会真正表现出真心的反抗。 朱刚把盘子拉了回来, 寻找郭雨睿的踪迹。 一阵笑声传到朱刚面前。看着寻生, 几个女人一边摘菜, 一边谈笑。 郭玉睿也在其中, 朱刚坐在一张空桌子上, 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。 抬眼。 妇女们摘完菜后, 便各自散去。 朱刚去厨房捡了一根黄瓜, 用郭玉蕊所在的水管洗了一遍。 趁着这个机会, 他随口跟她打了声招呼, “我很忙!” 郭雨睿见是朱刚, 也回了一句:“喂, 菜都拉回来了?” “是啊, 就一个马车, 装不下”, 朱刚说, “什么, 今天有空我就回去给你拿那套化妆品。” “不急, 有空就给我, 别在旅行上浪费时间了。”郭雨睿客气的说道。 “没事, 反正也不远, 等我下午没事的时候, 我回家看看。”朱刚说。 郭玉蕊见朱刚执意要给他化妆品, 也没拒绝, “那好, 谢谢。” “没关系, 不客气。”朱刚笑着回答。 第二章 喜酒争吵的第一天, 是在欢乐的气氛中度过的。
        晚上, 朱刚觉得今天的事情基本结束了, 就想回去拿点化妆品。 刚走到路口, 就听到身后有人喊他的名字。 朱刚一转身, 就看到两个人朝自己走来, 靠近了才看清来人是谁。 “他怎么来了”, 朱刚心中暗想, 很快疑惑转为欣喜, “陈老板, 唉, 这真是难得的来客, 你怎么来了?” 住着拉货的商人, “我太太家和村长家也有亲戚, 特来拜个礼, 这位是我太太的弟弟。” 他指了指跟在他身后的一个人。 这个陈老板也很客气, 居然和朱刚一起去了他家, 说认他家。 在朱刚家里聊了半天, 朱刚急得开始骂道:“快走吧, 什么废话耽误老子的大生意”, 就算心里不开心, 他也有 满脸笑意以示真情, 仿佛舍不得离开。 等朱刚送走客人, 拿着化妆品来到刘昌丽家时, 郭玉蕊已经不见踪影, 听到旁边的女人和其他几个女人聊天, “你说玉蕊一家人过得很好。 为什么一个人打电话时必须回家?” 另一位女士立即回答道:“有必要问吗?夫妻俩分开这么久, 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回家?当然不方便在外面, 哈哈。” 人们笑了。 朱刚知道郭雨睿已经回家了, 手里拿着化妆品朝郭雨睿家走去, 想了想。 到了郭玉瑞家, 窗帘已经拉上, 灯也亮了。 朱刚犹豫了一下, 敲了敲门, 没过一会儿, 门开了, 郭玉睿见朱刚有些惊讶, 便客客气气的把朱刚请了进来。进屋的时候, 两人都显得有些尴尬。 或害羞。 毕竟, 今夜不适合一男一女和已婚女人同房。 意识到这一点后, 朱刚赶忙将它接在了手中。 把化妆品放在桌子上说再见, 郭雨蕊也故作忍住了朱刚“拒绝”的话,

让他离开。 刚走出门, 就遇到了孔大庆。 两人当时的心情相当复杂, 有疑惑, 有仇恨, 也有尴尬。 不管怎样, 他们肯定不会停下来在家里做事。 朱刚带着嫉妒和不悦迅速离开, 孔大庆满怀怒意的走近郭雨睿的房间。 进门后, 孔大庆把外套脱了扔在床上, 一脸愤怒的看着郭雨睿, 被他吓坏了的郭雨睿问道:“你哪根神经错了?谁惹的祸?” 你, 看起来很生气。” 孔大庆打开手机的录像功能, 将手机固定在床上, 一边问道:“刚才朱刚怎么从你房间里出来了, 你在睡觉吗?” 郭雨睿被朱刚怒骂:“你这个混蛋, 你以为只要是男人, 谁都能跟我睡?” 这时候, 孔大庆见郭雨睿是真的生气了, 于是脱下裤子, 把内裤光着身子抱住郭雨睿, 亲了亲她说:“好, 好, 我不问, 不要得到 生气并影响我们的利益。” 说完, 她正要脱掉郭雨睿的衣服, 却被郭雨睿一把推开, “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人, 床外没有其他男人的联系, 你凭什么陷害我。 " 被郭雨睿推开的孔大庆也冲着郭雨睿怒吼道:“你跟别的男人没有联系?你骗谁?什么?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睡过多少男人吗?” 和?” 郭雨睿抓过一个枕头扔向孔大庆, “跟我睡了多少男人有什么关系?你又不是我的男人, 又何必在意我?” “你凭什么说我在乎你, 你现在是我的情人, 我当然要在乎。” “切……!”郭玉蕊用这种语气表达了自己的不屑, 坐在那里, 阴沉着脸不再说话。 孔大庆见她不理他,

更怒吼道:“你以为我不能告诉你, 那个朱刚皱着眉头吗?我的脚能想到他的想法, 等他走不动路了。” 看到你了, 看看他, 你真的很迷人。” 郭玉睿越是不理他, 越是生气, 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道, “你看, 那个朱刚, 我要杀了他, 怎么样, 心疼吗?” 郭玉睿这次没有再沉默, 而是站起身来, 指着孔大庆说道:“你喜欢杀谁, 你这么厉害, 敢杀我, 天王老子, 我怕你有胆子。” 和能力。” “我不够好?等着吧, 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, 我要杀了他。” 推开。 孔大庆怒道:“两个多星期不让老子碰你了, 今天一定要让老子吃完。” “不是今天, 我现在不想让你碰我, 你又要关手机了, 每次都要录, 不录就不激动吗?这是不是 变态?” 郭雨睿说着, 指了指自己的手机。 这确实是孔大庆的一个爱好。 每次他和一个女人有染, 他都要录像。 他觉得这会让他更加的兴奋。 既然郭雨睿今晚不想让他碰他, 孔大庆只好穿上他脱下的衣服, 关掉手机, 转身就走, 怒道:“你这世上不只是女人, 你 比你漂亮有品位, 这么多, 我明天去找女人。” 朱刚离开郭玉蕊家的时候, 自然是掀翻了一堆醋坛子, 明明晚上孔大庆已经进了她家, 虽然村民们早就传闻郭玉蕊和孔大庆又复合了, 但没有人能拿出实质性的证据。 亲眼看到这一幕, 让他觉得很不自在。 对孔大庆的仇恨和嫉妒, “不, 我不会放弃, 我必须得到我喜欢的东西”, 朱刚心想。 这时候, 郭雨睿很不爽, 倒不是因为和孔大庆吵架了, 主要是因为老公打来的电话。 晚饭时间, 郭玉蕊在刘昌丽家帮忙接老公刘升的电话, 接通的时候, 就听到了老公的怒吼。 被圈内骂的郭玉蕊去偏远的地方问怎么回事, 才发现是刘升在外面听说了她的绯闻, 说要回来跟奸夫打 然后和她离婚。 郭玉蕊心虚又内疚。 她不明白刘升是怎么知道她的。 谁告诉他的? 她知道作弊是绝对不能接受的。 她越有罪, 就越容易摆脱困境。 郭玉睿顿时大义凛然, 没好气的对刘升说道:“行了, 你回来找奸夫, 我看看你说的奸夫是谁, 我好想知道?离婚就是离婚, 如果你 就这样虐待我, 你为什么不离开我, 离开你?” 郭玉蕊挂断电话后很是不解, 毕竟闹得她心里都知道自己出轨了。 虽然放荡不羁, 但她并没有打算和刘升离婚。 她认为自己可以有一个稳定的家, 有一个可以赚钱的丈夫, 可以时不时的出去找个男人开心, 幸福才是她喜欢的生活。 心情不好的郭玉睿也没有再去帮忙, 直接回家了。 夜色渐暗, 一轮明月的光辉渐渐暗淡。 一片片乌云从天而降, 遮住了月亮, 夜色变得漆黑。 . 叶枫也跟着乌云, 晃动着树枝, 沙沙作响, 郭雨睿此时正躺在床上没有睡意。 她反复想着丈夫刘升的话, 刘升怎么知道她出轨找了男人? 然后想起晚上和孔大庆吵架的事, 我惊呆了, 心想:‘今天真是倒霉, 先是刘升,

然后是孔大庆, 一个个都让我心情好一些。 ’郭玉睿觉得, 是时候和孔大庆断绝关系了。 与家庭的完整性相比, 孔大庆并没有那么重要。 再说, 以她的美貌, 以后也只能找一个比孔大庆更好的男人了。 反正关于男女, 他们尝试过很多次, 新鲜感已经过去了。 虽然这话听起来很可笑, 很无耻, 但郭雨睿真的是这么想的。 下定决心后, 郭玉蕊决定明天一决胜负, 和孔大庆断绝情人关系。
        不管她想做什么, 她都不知道刘升说的是真的, 还是一句俗语她试图让刘升相信自己是清白的, 同时, 她也“领悟”了一个道理, 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一定要保密。 虽然多云, 但天气预报说不会下雨。 今天是刘飞大婚的日子。 虽然他和陈嘉然相恋已久, 心里早就把陈嘉然当成自己的妻子了, 但真的是时候结婚了。 内心还是很激动很开心的。 看到儿子起得这么早, 刘昌礼夫妇也有些意外。 通常, 太阳在他的屁股上, 他不会心甘情愿地起床。 每次他都要被反复催促起来。 刘菲的妈妈笑着对妻子说:“你看, 他娶媳妇, 可没这么积极过。你的宝贝儿子, 可千万不能娶媳妇忘了妈妈。” 刘长礼悄悄看了她一眼, “别让孩子们听见, 老太太你在说什么?” 他压低声音继续道:“嫁给你的时候, 我激动得一晚上都没睡好。” 笑。 听到妻子的话, 刘飞的妈妈害羞的看了刘长礼一眼, 喃喃道:“你这个老头子”, 转身就进了厨房。 刘飞问刘昌礼:“爸, 你需要几个人来接嘉然?” “待会儿和你明山叔叔商量一下?” 刘飞道:“反正陈家庄也不是太远, 不用去很多人, 不然我一个人去也行。” 刘长礼听儿子说这话, 不悦道:“凡事有风俗有礼有节, 别胡说八道, 老老实实吧。”